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作家专栏 > 郭云 > 陈 年 鸽 趣

陈 年 鸽 趣

时间: 2021-09-02  来源: 中国信鸽竞翔网  访问量:204  作者: 郭云


陈 年 鸽 趣



郭云


    我的一生和鸽有缘,在我还不懂事的时候,长我13岁的长兄就养着一群羽色各异的观赏鸽和本地土鸽。后来,他考上农学院,没有时间养鸽了,将一棚鸽全部送人和处理了。可是隔了二、三年之后,我的长兄都已参加工作了,家中突然飞来一对白色花头黑尾鸽,头顶一撮黑色的凤毛,漂亮极了。当时,我才八九岁,还不大懂事,当看到这对鸽子后,忙告诉了母亲,母亲告诉我:“这是你哥最喜欢的一对点子鸽,送人好几年了还认得老家。”母亲忙抓了一把米撒给鸽子吃,可是也许是离家太久的缘故,这对鸽有了陌生感,呆了一会就飞走了,从此后再也没有回来。这件事唤起了我童年许多天真的幻想,人要是能在天上飞那该多好啊!说不准还能将那鸽找了回来。从那天起,我就吵吵着要养鸽,每天都软磨硬缠着父亲和母亲给我盖鸽棚、买鸽子。由于我家女儿多男丁少,父母比较偏心,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,并在鸡窝上盖了一个仅能容纳二三对鸽子居住的小鸽棚,买了一对同样是花凤头黑尾的幼鸽让我饲养,后来竟然发展到了十多对。没有窝巢,就在房檐下钉二根木桩,担上二根二、三米长的木棍,固定在木桩上,再绑上用芨芨草或柳树枝编织的喇叭型的鸽窝,让鸽子们在上面繁殖栖息。每当回忆这段养鸽的趣事,那眼花缭乱的鸽群,清脆悦耳的鸽哨声,都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,给我的童年留下了美好温馨的记忆,使我少年充满了幸福和欢乐。为了纪念这段无忧无虑的欢乐时光,特将我的陈年旧趣讲述几则。

    养鸽之初自从父母亲答应我养鸽,没过一二年,那鸽群已颇规模了,大约有数十羽鸽子了。那时我虽然才有10岁左右,但是自从养上鸽子之后,好像一下子长大了,懂事了似的。那时候是上世纪60年代初期,人们刚刚从饥饿中解脱出来,因此,对于粮食相当宝贵,春夏秋这三个季节,凭鸽子自己打野食吃,根本就不去喂它们,说也怪,那鸽子到也生活的很好,可是冬天,尤其是下雪后,不喂就会将鸽子饿死的。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鸽子多了要吃粮食。我扛着家中的秃扫帚,拿上簸萁、筛子和袋子,到那收过庄稼的稻田,一扫帚一扫帚的将撒在地里的稗籽和稻谷连土带柴的扫成堆,然后再筛去柴草,簸去尘土,将不太干净的带有碎小的土坷垃的稗子稻谷,收拾出来,装进口袋背回家喂鸽。因此,我养的鸽子不但没有减少,而是数量越来越多。这样一来,我将那些长得不好看的土鸽,还有部分幼雏拿去集市换钱买鸽食,当然更多的是买那时最时髦的二头乌、金眼白凤、白灰瓦班等观赏鸽。每天上学时,书包里揣上一对鸽子,到了学校门口,将雄鸽放出,雌鸽抓手中,雄鸽立即飞回家,待看不到雌鸽时,立即又飞回原地,并落在我的肩上“咕咕”叫,好似求我将它的妻子放开似的。这时我别提有多么开心了,有的同学甚至某些爱鸽的大人看见后,都羡慕极了。有一位叔叔竟然出一斗米的价格换我的那对鸽子,在那时可是很高的价钱了,可是我都没有答应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常上那些大人们的当,当他们看到我有一羽好鸽之后,就故意夸耀一番,并说他们家也有一羽同样的鸽子,配上如何如何好等等。我经不起诱惑,就主动和他们谈交易,将自己鸽送去和他们的鸽相配,配出的小鸽子二家均分。可是大人们将鸽配好后,故意说那鸽不认对,并将鸽子给我送了回来。可是等我养了几天后,这只养乖的鸽子就莫明奇妙的不见了。问养过此鸽的大人,他们哄我说:“那鸽子谁家养乖就是谁家的,咋能跑到我家来呢?”当时我根本想不到,鸽子在异地配对后,尤其是没配过对的年青鸽是很容易离开老巢飞往新家的。直到有一天,我那只雌鸽领着雄鸽来我家吃食,并被我双双抓住,大人知道后,来我家要鸽,我才知道上了大人们的当。使我深深的认识到,正是我那能替大人分忧、懂事以及不怀疑他人,视任何人都为好人的秉性,才使我的养鸽生源延续了数十年不断,并结交了许许多多的鸽友、朋友,我真要感谢我童年那天真、幼稚、执着的养鸽生活,现在想起这段养鸽之初的经历,是那样的有趣,是那样的幸福。

    扣鸽

    随着我年龄的增大,我已不满足于那小小的鸽棚和仅有的鸽群了。而是自力更生,叫上几个同样爱鸽的少年伙伴,在院中空闲的地方,搬来土坯、柴草、木棍,又盖了一个更大一点的鸽棚。鸽棚盖好之后,为了扩充鸽源,我竟然模仿着某些大人在田边地头下扣扣鸽。当时扣鸽的工具相当简单,就是用马尾和骡尾和成细绳扣鸽。一般春季都是在麦子播种后的麦地里下扣,夏天在麦收后的天边地头或麦场上下扣。扣鸽的方式是这样的:将一根长一米左右的细麻绳,每根一尺左右拴一根用马尾拧成的细绳做的活套。另一头拴上一小块砖头之类的重物,将细绳埋在土中,只露出半圆型的活扣,在上面撒上豌豆、高梁等鸽食,旁边拴一只诱鸽。当那些出外打食的鸽子看见地上的鸽子之后,立即会落在诱鸽的旁边,在撒有粮食的扣上吃食,有时会一落一大群,可是这些大群的鸽子是很难上扣的,有时刚落地,好象就有鸽发现了异常似的,立即又起飞到别的地方吃食去了。上扣的大部分都是单鸽或者三、二只小群鸽。那鸽爪被扣住后,躲在远处的人,要立即拍手大喝一声,被扣的鸽受惊,立即飞上天,这一飞将不是太重的砖块也带了起来,扣子紧紧地箍在了鸽爪上,鸽子也很快又掉在了地上。使被扣鸽飞又飞不动,逃又逃不掉,最终被人擒获。尽管扣鸽就这样简单,但对于我来讲,依然感到很难操作,因为在我的扣鸽生涯中,几乎就没有一次成功过。第一次,我在离家不远的麦地里下了几付扣,并拴了一只我非常喜爱的白凤鸽做诱鸽,自己坐在远远的地边等待着。可是等着等着,嗑睡上来了,栽个盹吧?谁知这个盹没栽上10分钟,再抬头看,那拴在地里的诱鸽,被邻家的大花狗咬死后扒在地里正满口鸽毛的啃着吃呢。我急忙吆喝着跑了过去,谁知那花狗叼着死鸽一溜烟跑了个无影无踪,把我气得眼泪都掉了下来。第二次扣鸽是在冬日的打粮场上,这里常有鸽子在柴草和尘土中寻找食吃,我将扣支好、诱鸽拴好后,就躲在场边的一堆柴草后偷看。不大一会,就来了一群羽色各异的鸽子,从另一边落下后慢慢地向诱鸽旁边走来。走的快的几只鸽,已经伸头探脑在抢吃扣上的粮食。我的心也“咚咚”地跳着,心想这次肯定会扣上鸽子的。果然,一只体型较大的雨点鸽,被扣子扣住了爪子,当时我还不知道那是信鸽,只知道人们都管这种鸽叫麻鸽或洋鸽,我忙出来大喝一声。没想到这只鸽竟将拴有一小截砖头的扣带飞了起来,开始飞的很低,逐渐的越飞越高,最后在白杨树稍上穿过时,砖头挂在了树尖,那鸽子猛地向下沉,接着又使劲一飞,扣断了,鸽子飞走了,其余的扣和砖头留在了树稍上。我看到此景后敬佩极了,没想到还有这么历害的鸽子。从那次之后,我再也没扣过鸽子,但那段扣鸽的经历,现在想起来仍令我忍俊不禁。尤其是那羽被扣着的勇敢逃离后的雨点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核中,久久不能遗忘,这也是我后来喜爱信鸽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    猎鸽

    我那小时候爱鸽的兄长,自从后来参加工作后,已没时间去养鸽了。当时正逢文化大革命开始,鸽子被视为资本主义的尾巴,封资修的产物,自然他对鸽子已没有小时候那么热爱了。有时候还和其他造反派拿着双管猎枪去打鸽。尽管那时候猎物很多,如野鸭、野兔等等,可我的兄长对鸽子也不放过。一次,他将一只打伤的洋鸽抓回来送我,我高兴极了,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麻鸽子呀!可这只麻鸽待我细心的将它侍候的伤口长好之后,竟然一去不返,我心疼极了。因此,每当兄长回家后,就嚷嚷着让他给我再打一只活着的麻鸽。兄长经不起我的请求,一天,他借了一杆双筒猎枪,领着我到离家数公里的野地里猎鸽。在野地里我们等了好长时间,没见一只鸽影。就在我灰心之时,远远看见一小群有十来只羽色各异的鸽子远远的落在了野地里吃食,兄长和我忙顺着一条曲曲弯弯、干枯了的水沟、勾着腰快速的接近落在离沟不远的地里的鸽子,还好,那群鸽子没有发现我们,兄长悄悄地探起身子,在鸽飞起的一刹那,一扣板机。十来只鸽子掉下来七、八只。我们忙跑向地里,将那乱扑腾的鸽子一一抓住,在抓的时候,我总感到这些鸽子好眼熟啊!忙将一只还没有死,打折了翅膀的鸽抓起来看,天啊!竟是我养的那群二混子观赏鸽。我心疼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。而我的兄长则非常尴尬地“嘿嘿”笑着对我说:“哭啥呢?过几天我给你买一对麻鸽。”听了这话,我抹去了眼泪,无精打采的跟着兄长回了家。后来兄长倒是给我买了一对鸽,但不是麻的,而是一对灰鸽,但我养了不久,就双双不见了。想起这段猎鸽的经历,真好似老天爷故意在报复你似的,你想将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,而往往会使自己得到加倍的痛苦。当然,这种想法是后来成年后才悟出来。不过在我年少的时候,这也算是我少年时值得纪念的鸽趣了。



评论

表情